Insert title here
中國文明網總站   
 
色视频在线

中國文明網福州站 > 文明講壇

南沙回憶|赤瓜礁上的敢死隊長
發表時間:2020-04-13 來源: 福州文明網

杜祥厚(左)與戰友胡衛國戰斗后歸艦

  在歡慶建國40周年的天安門城樓觀禮臺上,有一個胸佩紅花,身高一米八五的黑大個。

  他就是海軍駐舟山某部“鷹潭”艦反潛班長杜祥厚。

  在南沙“3·14”海戰登礁驅敵作戰中,他帶領戰士沖殺在最前面,與越軍展開了殊死的搏斗,拔掉了插在我赤瓜礁上的越旗,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捍衛了共和國的神圣和尊嚴,戰友們都親切地稱他為赤瓜礁的“敢死隊長”。

  1988年2月16日,是農歷大年三十,舟山某軍港彩燈高掛,彩旗飄揚,雪花霏霏,為節日的軍港增添了幾分飛雪迎春的詩意。正在這普天同慶萬家團圓的時刻,“鷹潭”艦突然接到緊急備航,趕赴南沙的命令。

  2月25日上午9時,由“鷹潭”號等四艘戰艦組成的導彈護衛艦編隊,犁開萬頃波濤浩浩蕩蕩向南駛去……

  “鷹潭”艦上,同仇亂愾,群情激昂,士氣高漲。

  這時,反潛班班長杜祥厚對自己能參加這次戰斗更是激動不已。因為他在春節之前,沒有回家探親。當時他接到妻子楊金愛的來信,很想去看看剛剛會叫爸爸的女兒,看看新建的瓦房,但他考慮到班上要求休假的同志很多,便主動把休假名額讓給了班上比他更需要回家探親的同志?,F在想來,他感到自己做得很對,感到慶幸。于是他又拿出了妻子的那封來信,輕輕地讀了起來

  “……女兒長得很可愛,已經會喊爸爸了,整天要自個兒學步,我又怕她跌著,真拿她沒辦法。三間新瓦房已蓋得差不多了,就差房門還未裝好,希望你能回來一同做好掃尾工作,好讓一家子搬到新屋里過個團圓年……”

531艦值更官彭柳枝瞭望海區

  “起立!”一聲響亮的口令,把杜祥厚從與妻子對話的夢幻中拉回到了現實。隨艦的第一戰術群政委趙同庫下艙看望大家來了。趙政委走到杜祥厚的跟前親切地問道:

  “小杜在看誰的信啦?”

  “我老婆前幾天寫來的信?!?/p>

  “家里都好嗎?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小杜會使用輕武器嗎?”

  “會!”

  “會使用機槍嗎?”

  “以前也弄過?!逼鋵?,杜祥厚沒打過機槍,但他想:這玩藝不會太難。

  “好!到時候有登礁的任務你要上?!?/p>

  “沒問題!”杜祥厚回答得干脆利索。

  趙政委剛走,戰士張清、薛衛忠、劉鳳玉、鄒龍舞、邵飛就把杜班長圍住了。

  “班長,到時候帶我們一起去吧?!?/p>

  “如果領導讓我組閣的話,可以考慮,但到時要絕對聽我的,否則一槍崩了你!”杜祥厚對著新戰士鄒龍舞作了個打手槍的手勢。大伙都笑了,都說“誰不聽話,就崩誰?!?/p>

531艦指揮員展示繳獲的越南國旗

  一天早晨,杜祥厚忽然從遠望鏡里發現了一座海市蜃樓般的景觀。

  哦,這是永暑礁上的高腳屋,是共和國在南沙主權的象征。一股暖流在杜祥厚的心河里奔騰。他心中在吶喊:“南沙,您的兒子來了!”他注視著離腳屋上飄揚的五星紅旗,一種為共和國站崗放哨的責任感與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“鷹潭”艦在南沙巡邏,遇到了接連七天的大風,浪花從駕駛臺上飛過,單舷搖擺40多度,值班人員為了能堅守崗位,只好用背包帶將身體和裝備捆在一起。炊事班想燒一頓快餐面送上戰位,水一下鍋就被掀得一干二凈,兩天沒有做成一頓飯……

  可是,祖國是戰士心中的“長城”,每天,不管風浪多大,太陽多狠毒,他們忍饑挨餓都要用高倍望遠鏡細細地打量著島礁,從前他們覺得祖國很抽象,很模糊,而今天變得清晰具體了。他們看到了南沙的每一塊礁石,每一朵浪花,每一條游魚,看到高腳屋上飄揚的五星紅旗就等于看到了祖國。真是望盡天涯路,最親是祖國。

  艦艇在南中國海馳騁了10多天,巡邏經過的島嶼,除南沙本島太平島駐守著中國臺灣海軍外,其余露出水面的島嶼全被越南等國非法強占。盡管近40年的歲月里,中國政府一再發表主權聲明,要求越南等國從侵占的中國島礁中撤兵,但越南等國無視我國的正義立場,不斷派兵侵占我南沙島礁。而且出動艦船、飛機對我國在南沙建站施工、巡邏考察的艦船進行騷擾,有的國家竟然明目張膽地在我南沙海域掠奪石油。

  目睹這一切,杜祥厚和戰士們氣得有些憋不住了。他們真想大干一場,把被侵略者強占著的島礁一個個奪回來。

建成的永暑礁盤

  3月13日,涌動了lO多天的南中國海漸漸平靜下來,水兵們的臉上露出了微笑,飽嘗了暈船嘔吐滋味的同志們更是興高采烈高呼萬歲;傍晚的天際飄著粉紅色的晚霞,海鷗在舷邊低翔,飛魚在浪尖起舞,水兵們為了解除疲勞,有的在舷邊釣魚,有的在下棋打牌,也有的懷抱著吉他哼著《大海啊故鄉》,盡情地陶醉在歡樂中??啥畔楹駥@些都毫無興趣。他自個兒到餐廳里看錄像《加里森敢死隊》,接連看了十集,他不想睡,他覺得什么都不如看“加里森”痛快。

  3月14日早晨6點30分,“鷹潭”艦抵達赤瓜礁海域與502艦會合。

  赤瓜礁淹沒在海水中,只有幾塊礁石和礁盤南側一條年代久遠的擱淺小木船露出水面。據《資治通鑒》記載這條木船是我國宋代考察九章群礁時留下的。一面五星紅旗在擱淺船的上空獵獵翻卷,502艦的5位戰士已在礁上堅守了一夜。

  赤瓜礁周圍海域,有三艘越南入侵艦船,HQ605號和HQ505號分別在赤瓜礁的東北側的鬼喊礁和西北側瓊礁附近游弋, HQ604號錨泊在赤瓜礁西側200米處。6點零5分越HQ604號開始派員搶礁。這時礁上已有40多名荷槍實彈的越軍。并通過一只繩索木筏不斷向礁上輸送武裝人員和建筑器材,妄圖在礁上建造永久性工事,并在赤瓜礁上升起了兩面刺目的越旗

  是可忍.孰不可忍!看到這一切,杜祥厚和戰士們摩拳擦掌,強烈要求登礁驅敵。

  這一刻終于來到了,艦代政委(副政委)徐友法立即召集登礁隊員到會議室集合,并宣讀了登礁領隊和隊員名單:登礁指揮員副政委王永兵;第一批9人,由副政委王永兵帶隊;第二批7人,由導水長黃利新帶隊;第三批9人,由副雷聲長陸少峰帶隊;駕駛小艇2人;共27人。群指政委趙同庫做戰前動員,強調了登礁驅敵的紀律要求和注意事項,并下達了“登礁驅敵”的命令。

  杜祥厚扛著機槍正準備上小艇,戰士胡衛國攔住了他:“班長你帶我一起去吧,我不會給你丟臉的!”小胡平時對自己要求不嚴,組織紀律性比較差,吵架,頂嘴,服裝不整,這是常有的事。因此,在艦領導征求杜祥厚意見時,他沒讓胡衛國參戰。這一回,見小胡如此懇切的要求,杜班長又覺得過去低估了小胡,心田泛起了一陣歉意,可現在萬不可再傷人家的自尊心了。于是他一巴掌拍在小胡的肩膀上說:“好小子,有種!跟我上!”

  “班長同意了!”小胡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一陣獲得信任后的激動,熱淚達眶而出。

531艦小艇出擊

  7點30分登礁隊員杜祥厚、張清、薛衛忠等27人,在副政委王永兵同志帶領下,分三批乘小艇向島礁出擊,與502艦25名登礁隊員會合。由502艦李楚群政委和“鷹潭”艦王永兵副政委統一指揮這次登礁行動。

  赤瓜礁上水深過腰齊胸,深處沒頂,海水清澈見底,從水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水下千姿百態的珊瑚叢。

  王副政委命令衛生員方建益把國旗升起來。此時的大海,正在漲潮,國旗的旗桿顯得短了些。越軍不無惡意地發出一陣陣獰笑,咿咿呀呀地用手指指劃劃西邊的越南本土方向的上空,預示他們的飛機一會兒就能來,好不得意忘形。

  杜祥厚和戰友們義憤填膺,眼睛里都快冒出火來,他們緊握著手中的武器,壓著扳機的手指冒著熱汗。但他們牢記著“堅決不開第一槍”的命令,強壓著怒火。

  生命、家庭,一切的個人恩怨都可拋卻,但祖國的領土、領海不能丟,這是人民賦予軍人的職責。

  方建益把國旗高高地舉過頭頂。士兵的身軀,國旗的旗桿,方建益他英勇地矗立在大海的波濤中。

  我方忍之又忍,由南海艦隊林干事多次對越喊話,勸其馬上撤走礁上人員,但越軍始終置之不理。

  喊話無效后,我方果斷采取措施:拔旗驅敵,逼敵退出!502艦李政委帶領5名戰士駕小艇割斷越軍木筏上的繩索,切斷越HQ604號往礁上的輸送線?!苞椞丁迸炌醺闭⒓催M行人員分組,組織拔旗驅敵。杜祥厚和戰友們紛紛舉手要求第一組上。王副政委冷靜地看了看大家,然后下了命令:

  “第一組杜祥厚、張清、薛衛忠,由杜班長負責率先拔旗。第二組黃利新、奚茂林、邵飛,第三組陸少峰、胡衛國、徐建波。每組間隔5米,其余同志成弧形包抄,逼敵撤離!”

侵占赤瓜礁的越軍

  杜祥厚把機槍交給了陸少峰,要了一支手槍插在腰間,帶領張清、薛衛忠踏著堅硬鋒利的礁石,面對著越軍的槍口刺刀,大義凜然朝越旗走去。

  50米、30米、20米……杜祥厚和戰友們高呼著“拔掉越旗,趕走越軍”的口號一步一步向敵人逼近。

  幾個越軍嚇得哆嗦,情不自禁地后退。這時有個當官模樣的揮動著手槍大聲嚷了起來,退縮的越軍又挪回原位。

  10米、5米、3米……杜祥厚、張清、薛衛忠距離敵人越來越近。

  越軍的臉上露出了猛獸般的猙獰,他們橫過胸前的沖鋒槍,拔出腰間錚亮的匕首,擺出了決斗的架勢。

  “同志們上!”登礁隊指揮員高聲喊道。

  杜祥厚一個箭步向前猛撲,左手捏住越南金星旗桿,一聲脆響,旗桿折成兩斷。護旗越軍發狂似地用匕首向杜祥厚刺來,杜祥厚敏捷地一閃,越軍撲個空,杜祥厚順勢用那鐵鉗似的右手掐住敵人的脖子,象老鷹抓小雞似的,將敵人推出2米多遠。

  三名護旗越軍向杜祥厚撲來,張清、薛衛忠迅速上前迎戰,與敵人展開了肉搏。跌入水中的越軍,再次向杜祥厚扭打起來。

越604船正在沉沒

  就在這時(1988年3月14日8點47分),赤瓜礁上的槍聲響了,槍聲劃破了寧靜的???。礁上越軍首先向我開了槍,打傷我登礁隊員楊志亮。赤瓜礁碧藍的海水灑下了第一滴中國士兵的鮮血。

  距島礁200米處越艦HQ604號用機槍向我礁上人員掃射,用火炮向我艦船攻擊,頓時震耳欲聾的槍炮聲響成一片。整個赤瓜礁海域硝煙滾滾,水柱連天。

  我人民海軍被迫奮起還擊。

  槍聲一響,杜祥厚立即從腰間拔出手槍將敵人擊斃。杜祥厚的手槍子彈很快打完了,心情焦急萬分,他高聲喊“少峰把機槍給我!”陸少峰飛快地向杜祥厚靠攏,杜祥厚接過機槍,拉拴上膛向敵人掃射……

  炮彈尖叫著,低吼著,發瘋般地穿梭著,激起一層層浪花。

  在那水深過腰齊胸的礁盤上作戰,沒有任何東西可作蔽護,而且人在水中行動緩慢,比陸上作戰更為艱難。兩軍交火不到十分鐘,又有不明國籍的機群竄入我赤瓜礁海域上空。我方既要對海作戰又要防止空襲,戰局異常緊張。但官兵們隨時都準備著為共和國貢獻一切,越打越勇。

  在我艦船猛烈炮火的還擊下,越HQ604號,HQ605號相繼沉沒,不可一世的滿載排水量4100噸大型登陸艦HQ505號艦也燒成了一座“火島”,掙扎著搶灘擱淺在鬼喊礁上。殘存在礁上的十幾名越軍猶如喪家之犬,哭喪般地嚎叫著降下了另一面越旗,絕望地挑起了一塊白襯衫……

  鮮艷的五星紅旗在赤瓜礁上空迎風飄揚。國旗下,杜祥厚和戰友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千言萬語,萬語千言,都化作滾滾熱淚……

  返航時,杜祥厚又默誦了妻子的來信:

  “……女兒長得很可愛,已經會喊爸了,……三間新瓦房已蓋得差不多了……希望你能回來一同做好掃尾工作,好讓一家子搬到新屋里過個團圓年 ……”這時他真想飛到妻子的身邊,向她道謝,向她報喜,并親親可愛的女兒……

參戰英模與首長合影(前排左三為杜祥厚)

  1988年3月30日,海軍在南海艦隊大禮堂召開“3·14”海戰慶功授獎大會,參戰部隊受到了中央軍委和海軍的通報表彰,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了嘉獎令。502艦、556艦和“鷹潭”艦分別榮立集體二等功和集體三等功?!苞椞丁迸炗?8名同志榮立戰功,其中杜祥厚同志榮立了二等功。

  后來,杜祥厚曾在軍內外做過近百場“事跡介紹”,出席過東海艦隊黨代會,參加過新中國成立40周年國慶觀禮,胸前掛滿了勛章。有幾位和他一起參戰過的戰友,由志愿兵轉了干。有同志對杜祥厚說:“你是‘鷹潭’艦的第一號功臣,怎么也該輪到你呀!”杜班長只是淡淡一笑:“俺沒想過這碼事?!?/p>

2018年海戰30周年紀念日,杜祥厚(左)與作者陳可敬戰友重逢

30年后戰友重逢

30年后戰友重逢【中間三位為杜祥厚、王永兵(著便裝者)、陳可敬】

  他想,他的天職便是服從,一切的一切都應服從祖國的需要。

(責任編輯: 何 紅蓼)
文明之我見_福州文明網
Insert title here
地方文明網
主辦單位:福州市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